mouton

续昨天

       贝家上上下下都愉快地渡过了这个晚上。贝太太发现尼日菲庄园的人们对她的大女儿欣赏不已:宾利先生同她跳了两支舞,在一群姐妹当中,她也最为引人注目。简跟她的母亲一样地为姐姐感到高兴,虽然她没有言语,但是伊丽莎白察觉到了她的喜悦。玛丽听到宾利小姐说自己是这里最有才华的女孩儿。卡特琳娜和莉蒂雅也幸运地在舞会上自始至终没有落单,而"不落单"则是她们现在学到的最基本的舞会准则了。

       未完待续———

续昨天

       "你与之共舞的可是全场最漂亮的女孩儿。"达西先生的目光落在贝家大小姐身上。
       "哦!她可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人儿!她还有个妹妹就坐在你后边儿,也很漂亮可人,而且我敢说非常讨人喜欢。我一定要让我的舞伴把她介绍给你。"
       "你说的是哪一个?"达西先生回过头看了伊丽莎白一会儿,直到她抬眼回看,他便立马收回目光,冷冰冰地对宾利先生说,"她还算过得去吧,但是远没有到吸引我的份儿上,我现在也没那个心情去搭讪那些被其他男人冷落的年轻姑娘们。所以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啦,陪你的舞伴去吧,好好珍惜她的笑容哦。"
       宾利先生照做了,达西先生走开了,剩下伊丽莎白继续对他保持不咸不淡的感觉。她把这个事儿跟朋友们说的时候却是兴头十足,毕竟她是个充满活力的好玩的姑娘,什么样的荒唐事都开心的起来。

       未完待续———

续昨天

       在场的男男女女都对达西先生赞不绝口,男士们说他是男人中的极品,而女士们则暗暗认为他比宾利先生要英俊得多。晚会大半的时间达西先生都被一种欣赏与赞叹的目光注视着,直到人们渐渐发现他其实无比傲慢,这种目光才变了味。达西先生自认为高人一等,又难以接近,他那张生人勿近的禁欲脸,连在德比郡拥有一套大房产的事实都挽救不了人们对他的看法了,根本不能跟他的朋友们相提并论。
       宾利先生倒是很快就跟在场的重要人物熟络了起来,他元气满满,热情率真,每一支舞都跳,并且对舞会结束得这么早表示生气((o`ε´o)人家还没有跳够呢),他还想在自己的尼日菲庄园也办一个舞会。这样友好可爱的性格自然非常讨人喜欢,他跟他朋友达西先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达西先生整个晚上就只跳了两支舞,一次跟赫斯特太太,一次跟宾利小姐(宾利先生的小妹)。他不愿意被介绍给其他小姐姐,舞会剩下的时间,他不是在房间里荡来荡去,就是偶尔同他自己的朋友聊上一两句。他的个性已经定了,他是全天下最傲慢最讨厌的男人,所有人都希望他再也不要来这儿了。这种讨厌在贝太太那里尤为明显,她对达西先生品行的厌恶已经上升到了一种特别的愤恨,因为他刚刚怠慢了自己的一个女儿。
       舞会上的男士稀缺,伊丽莎白·贝奈特却自得其乐,她已经歇了两支舞的功夫。这段时间里,达西先生离她很近,近到可以听见刚从舞池里下来的宾利先生强迫他去跳舞。
       "来嘛,达西,你一定要跳舞。我最烦看到你蠢蠢地一个人站在这儿,你能跳优美的舞步。"
       "我的确没有。你知道我讨厌跳舞,除非是很默契的舞伴,否则我不会跳的。我简直不能忍受这样的舞会,你姐姐已经订婚了,这儿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跟她站在一起不是在惩罚我的女人了。"
       "我就不会像你那么挑剔!"宾利先生大声说,"你是国王吗?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的可爱女孩子都没有今天晚上见到的多,你再看看,她们其中有些还长得非常出挑。"

       未完待续———

续昨天

       不久,晚餐就要开始了。贝太太也已经把家务事里面她唯一操劳的一件大事———主菜张罗好了,但是宾利先生的回话又推迟了晚餐。原来他第二天非得去镇上一趟,那自然就无法接受晚餐的邀请。贝太太听了之后颇为不安,她不能想象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让他刚到达赫特福德郡就又要赶到镇上去,同时她也开始害怕宾利先生会不会永远都不会在尼日菲安定下来,而是忙于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对于贝太太的担心,卢卡斯太太安慰她说宾利先生去伦敦只是去给舞会拉人去了,而且很快又有一个消息说宾利先生会带着十二位女士和七个男士一起去舞会。贝纳特家的小姐们一听说会有这么多女士到场都难过坏了,但到了舞会的前一天,又听说宾利先生从伦敦带回的不是十二个而是六个女士,而且五个是他姐姐,剩下的一个是表妹,便又宽下心来。再到了舞会当天,只有五个人现身:宾利先生,他的两个姐姐,大姐姐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年轻男士。
       宾利先生又英俊又绅士,他有一副讨喜的面孔,举手投足也很随和,清纯不做作。他的姐夫赫斯特先生,看起来也是个绅士。还有他的朋友达西先生,很快就成了整个舞会的焦点,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一副绝世贵公子的模样。进来不过五分钟,所有人就都在议论这个千年一遇的达西先生了。

       未完待续———

续昨天

Volume 1     
Chapter 3

       贝太太在她五个女儿的助攻下,成功地从贝先生那里问到了有关宾利先生全方位的令人满意的信息。经过了没皮没脸的提问,天马行空的猜想和晦涩朦胧的揣测之后,她们认为,宾利先生确实是个魅力四射的男子。并且女士们最终很欣喜地接受了邻居卢卡斯太太的二手消息,她的情报也确实非常可喜。据卢卡斯太太说,威廉先生很喜欢这个小伙儿,他很年轻,帅得一比,还文质彬彬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打算请一大群人来参加下次的舞会。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让人高兴了!对坠入爱河来说,跳舞简直是再好不过的途径。贝太太心中的粉红小爱心一闪一闪地。
       贝太太向丈夫说,"要是我能够看到她们其中一个最终幸福地入主尼日菲庄园,其他的也能嫁个好人家的话,那我真是再没有遗憾了。"
       过了没几天,宾利先生回访了贝先生,还跟他在书房里坐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他本来还想着能够一睹那些他闻名已久的小仙女的美貌,但是却只见到了她们的父亲。小仙女们就要好运多了,她们在楼上的窗子旁边,一个绝佳的观察地点。原来,这个男人穿了一件蓝色外套,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

       未完待续———

续昨天

       女士们的震惊刚刚好,就像贝先生期待的那样。(( ˘ ³˘))贝太太可能比所有人都要震惊,但是最开始激动人心的雀跃过了之后,她便宣称其实她一直都是这么期盼的。
       "你真是太好了!我亲爱的贝先生!我就知道我最终还是说服了你,我知道你那么爱女儿们,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的。啊,我好开心呀!还有你也太爱开玩笑了吧,自己早上早就去过了还一个字都不跟我们说。"
       "现在,凯蒂,你想怎么咳嗽就怎么咳嗽吧。"贝先生一边说,一边离开了房间,背影里满满的被妻子支配的疲累。
       "孩子们,你们有一个多么棒的父亲呀!"门关上之后贝太太说,"我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做才能报答他这份天大的好意,我自己也也报答不完。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不愉快的事实,对我们来说,认识新朋友可不是常有的事,但是为了你们呀,我跟你们父亲愿意做任何事。莉蒂雅,我亲爱的,虽然你是老幺,我敢保证宾利先生下场舞会会跟你一起跳舞!"
       "哦!"莉蒂雅肯定地说,"我可不怕,虽然我是最小的,可是我也是最高的。"
       余下的夜晚便沉浸在宾利先生多快才会回访,以及晚餐的时候要问他些什么的无边猜想中了。

       未完待续———

续昨天

       "你下一场舞会是什么时候,莉兹?"
       "半个月之后。"
       "哈,就是吧,"她妈妈大叫着,"但是朗格太太在那天之前都不会回来,所以她就不可能介绍宾利先生给我们,因为她自己都还没认识他!"
       "那么,我亲爱的,你就比你的朋友(朗格太太)有优势,你还可以反过来介绍宾利先生给她。"
       "不可能,贝先生,不可能,我自己都还跟他不熟呢,你怎么这么搞笑?"
       "我欣赏你的谨慎。两个星期的了解是不够的,起码要过了两个星期你才能看到一个男人真正的德行。但是要是我们不冒这个险的话,别的人会的。还有,朗格太太和她的侄女们是肯定不会退出的,所以如果你先去认识宾利先生然后把他介绍给朗格太太,她就会认为你是一番好意,要是你不去的话,那我可就去了。"
       女孩儿们盯着她们父亲不说话,贝太太只管喊着:"荒谬!荒谬!"
       "你一直在这儿大喊大叫干什么?"贝先生也高了八度,"你觉得我想出来的结识宾利先生的方法很荒谬吗?你觉得这件事对女儿们来说没有压力吗?如果是,那我真的不能认同你。啊玛丽,你怎么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思想的女孩子,你读了很多书还写书摘的,你怎么看?"
       玛丽想说点听起来很有哲理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说。
       "玛丽先整理下自己的观点,"贝先生接着说,"让我们回到宾利先生来。"
       "我不想再提宾利先生了,我烦死他了。"贝太太叫道。
       "那我很遗憾,但是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呢?如果我今天早上就知道你讨厌他的话,我肯定就不去拜访他了。但是太不幸噜,我确实已经去拜访过他噜,现在我们避不开他噜。"
       女士们的震惊刚刚好,就像贝先生期待的那样。(( ˘ ³˘))
      

       未完待续———

续昨天

Volume 1
Chapter 2

       贝奈特先生是最早等候宾利先生的其中一个。尽管他一直跟妻子说自己不会去,但其实他一直都有去拜访的打算。直到那天晚上从宾利先生家回来,贝先生也没有让贝太太有任何察觉。是之后的一个一句话泄露了这个秘密。贝先生看到二女儿正忙着给一个帽子镶边,突然就开口了:
       "莉兹,我希望宾利先生会喜欢这顶帽子。"
       "我们不会知道宾利先生喜欢什么,"贝太太恨恨地说,"因为我们根本不会去拜访他。"
       "但是妈妈,你忘了吗,"莉兹说,"我们始终会在神召会上跟他会面的,朗格太太答应会把他介绍给我们。"
        "我可不信朗格太太会把他介绍给我们认识,她自己还有两个侄女呢,她是个自私又虚伪的女人,我跟她没有话讲。"
       "我也没有,"贝先生附和,"还有我很高兴你不指望她来帮你。"
       贝太太忍着不作任何回应,但是有股气还是憋不住,开始骂一个女儿。
       "我的老天爷!凯蒂,不要再这样咳嗽了,同情同情我可怜的神经吧,你要把它们都咳垮了!"
       "凯蒂又控制不了咳嗽,"她父亲说,"难道她故意那样咳的吗?"
       "我又不是咳着好玩。"凯蒂很烦躁。

       未完待续———

续昨天

       "我的亲亲啊,"贝太太嗔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讨厌呀!你应该知道我是在想把我们女儿嫁给他。"
       "他有意在我们这儿安家落户吗?"
       "有意?!乱讲,你怎么能这样讲话呢!(嘻嘻)但是他会爱上我们的一个女儿那倒是很有可能的,所以他一来你就马上去上门拜访!"
       "我没有道理去啊,你跟女儿们可以去,那样可能会更好,而且你跟女儿们一样的俊俏,宾利先生说不定最相中你。"
       "哦亲爱的,你不过是说说罢了。我年轻时候确实也美过一阵子,但是现在我就不标榜靓丽了。当一个女人养大了五个女儿,她早就放弃自己的容颜了。"
       "那样的话,这个女人就不再去关注自己的美丽了。"
       "但是亲爱的,等宾利先生来了,你一定一定要去拜访他。"
       "你放心好了……我做不出来那样的事。"
       "但是你得为我们女儿考虑,想想这对她们来说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威廉先生和卢卡斯小姐就会去,就算只是因为他们会,去你也要去,你知道在平时他们从来不拜访新来的邻居。你去嘛去嘛,你要是不去,我们就不可能去见他了。"
       "你想太多了吧,我敢说宾利先生看见你一定很高兴,我还要写几句话让你带去,让他知道我百分百赞成他跟我们任何一个女儿的姻缘,但是我一定要写几句话夸我们莉兹。"
       "我希望你不要这样做。莉兹一点儿都不比其他女儿优秀,而且我觉得她没有简一半漂亮,没有莉蒂雅一半风趣,可你却总是偏爱莉兹一些。"
       "那几个都没有什么好夸赞的,"贝先生驳道,"她们又傻气又无知,跟普通女孩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莉兹却拥有一种她姐妹都缺乏的机敏。"
       "贝内特先生,你怎么能这样贬低自己的孩子呢?你就是拿我的苦恼作乐,你一点点都不关心我的情绪。"
       "你错了,亲爱的,我对你的情绪怀着崇高的敬意。你说你的情绪最少说了二十年,它们是我的老朋友了。"
       "哼!鬼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但我希望你最终能经历过去,并且一直到看到更多一年领四千块的年轻人上我们这儿来。"
       "就算有二十个年轻人来,有再多这样的年轻人来又能怎么样呢?你又不去拜访人家。"
       "等着吧亲爱的,等着吧,要是真有二十个这样的来了,我就去把他们拜访个遍。"
    
       贝先生是这样奇怪又复杂的一个人,他爱挖苦,又幽默,他拘谨,又随性,这样一个人要想真正理解,就算是他的妻子花上二十年也还是不够。而贝太太呢,这个女人就要好懂多了,她没有什么知识,脾气又反复无常,每次她不满意,就觉得自己在紧张。贝太太一辈子最要紧的事就是把她的女儿们一个一个给嫁出去,而这件事最好的慰藉就是来来去去的拜访与消息。
      

       未完待续———

Opening

Volume 1
Chapter 1

       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任何一个坐拥大把财富的单身男子都一定想要一个女主人。
       但是这样一个男人,在他初次到访一个社区的时候就可能由于上述这种事实在周围家庭的脑袋里太根深蒂固了从而被认为是他们女儿或者其他人理所应当的囊中之物,这种想法可是很少见的。
       "我亲爱的贝内特先生,"有一天他的妻子对他说,"你听说了尼日菲庄园终于租出去了吗?"
       贝先生表示他没有听说。
       "但是确实租出去了,"她回答道,"因为朗格太太刚到我们这儿来过,她全告诉我了。"
       贝先生没有作声。
       "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接管了庄园吗?"贝太太不耐烦地大声喊着。
       "你要是想告诉我的话,我没意见。"
       这台阶已经足够了。(贝太太暗爽 ̄y▽ ̄~*)
       "好吧,亲爱的,听好了。朗格太太说一个从英格兰北边儿来的家财万贯的年轻人接管了尼日菲庄园,说他星期一就会坐着马车来察看一下,还说他非常庆幸自己那么快就答应了莫里斯先生,还有还有,朗格太太还说米迦勒节之前那个年轻人就会住进来,他的一些仆从下周末就会过来。"
       "他姓什么?"
       "宾利。"
       "结婚了还是单身?"
       "单身!必须的!啊啊啊啊!亲爱的,一个优秀又多金的小伙儿,一年四千或者五千英镑,这对我们女儿来说是多么好的消息啊!"
       "为啥?这跟她们有啥关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