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ton

续昨天

       在场的男男女女都对达西先生赞不绝口,男士们说他是男人中的极品,而女士们则暗暗认为他比宾利先生要英俊得多。晚会大半的时间达西先生都被一种欣赏与赞叹的目光注视着,直到人们渐渐发现他其实无比傲慢,这种目光才变了味。达西先生自认为高人一等,又难以接近,他那张生人勿近的禁欲脸,连在德比郡拥有一套大房产的事实都挽救不了人们对他的看法了,根本不能跟他的朋友们相提并论。
       宾利先生倒是很快就跟在场的重要人物熟络了起来,他元气满满,热情率真,每一支舞都跳,并且对舞会结束得这么早表示生气((o`ε´o)人家还没有跳够呢),他还想在自己的尼日菲庄园也办一个舞会。这样友好可爱的性格自然非常讨人喜欢,他跟他朋友达西先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达西先生整个晚上就只跳了两支舞,一次跟赫斯特太太,一次跟宾利小姐(宾利先生的小妹)。他不愿意被介绍给其他小姐姐,舞会剩下的时间,他不是在房间里荡来荡去,就是偶尔同他自己的朋友聊上一两句。他的个性已经定了,他是全天下最傲慢最讨厌的男人,所有人都希望他再也不要来这儿了。这种讨厌在贝太太那里尤为明显,她对达西先生品行的厌恶已经上升到了一种特别的愤恨,因为他刚刚怠慢了自己的一个女儿。
       舞会上的男士稀缺,伊丽莎白·贝奈特却自得其乐,她已经歇了两支舞的功夫。这段时间里,达西先生离她很近,近到可以听见刚从舞池里下来的宾利先生强迫他去跳舞。
       "来嘛,达西,你一定要跳舞。我最烦看到你蠢蠢地一个人站在这儿,你能跳优美的舞步。"
       "我的确没有。你知道我讨厌跳舞,除非是很默契的舞伴,否则我不会跳的。我简直不能忍受这样的舞会,你姐姐已经订婚了,这儿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个跟她站在一起不是在惩罚我的女人了。"
       "我就不会像你那么挑剔!"宾利先生大声说,"你是国王吗?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的可爱女孩子都没有今天晚上见到的多,你再看看,她们其中有些还长得非常出挑。"

       未完待续———

评论(1)